“紫苑讲坛”系列讲座:汉字与书法艺术
2018-06-12 13:31 作者:邢秀清 点击:1005 次

  5月9日,历史组陈昂老师来到“紫苑讲坛”,带来了“汉字与书法艺术”的讲座,这次重点讲解先秦时期汉字的发展与书法艺术特点。

   陈老师首先从武英殿的石渠宝笈展讲起,让大家体会到了书画艺术在当下的热度。

  武英殿是故宫博物院的书画馆。其东西配殿为典籍馆。从2008年开始,故宫博物院开始在武英殿书画馆陆续推出“故宫藏历代书画展”,并作为常设展览,分批展示故宫馆藏的众多国宝级书画展品。石渠宝笈展因为清明上河图的名气,一时大家观展热情空前高涨,往往要排四五个小时才能一睹真容。能去一睹书画真容自然很好,但欣赏前一定要做好功课,具备一定的鉴赏意识,才会不虚此行。陈老师的导入让人眼前一亮,沉睡的历史被唤醒,原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有文字书写就有书法艺术,中国最早的成熟文字是甲骨文,距今已有三千余年,它不仅是研究我国文字源流的最早而有系统的资料,同时也是研究甲骨文书法重要的财富。其用笔线条严整瘦劲,曲直粗细均备,笔画多方折,对后世篆刻的用笔用刀产生了影响。甲骨文因用刀契刻在坚硬的龟甲或兽骨上,所以,刻时多用直线,曲线也是由短的直线接刻而成。其笔画粗细也多是均匀;由于起刀和收刀直落直起,故多数线条呈现出中间稍粗两端略细的特征,显得瘦劲坚实,挺拔爽利,并富有立体感。卜辞全篇行款清晰,文字大小错落有致。每行上下、左右、虽有疏密变化,但全篇能行气贯串、大小相依、左右相应、前后呼应的活泼局面。并且,字数多者,全篇安排紧凑,给人以茂密之感,字数少者又显得疏朗空灵,总之,都呈现出古朴而又烂漫的情趣。陈老师特意给大家介绍了殷墟出土的一种极为特殊的甲骨,被人们称之为“涂朱甲骨”。简单的说,就是把朱砂磨成红色粉末,涂嵌在甲骨文的刻痕中,跟着陈老师一起欣赏,那光艳醒目、红润亮丽的色觉感受带给人很强的冲击力,让我们不禁慨叹先民于不经意间体现的审美意趣。

  从商朝到西周,从甲骨文到金文,随着汉字的发展,书法艺术也有很大的不同,陈老师带大家品鉴了西周利簋的文字,领略了金文的书写风格和特点。

  春秋战国时期,竹木简成为普遍使用的书写材料,将字写在用竹、木削成的片上,称“竹木简”,如较宽厚的竹木片则叫“牍”。竹木简是古代用竹简和木简写成的书,是我国最早的书籍。竹子和木头都是常见而易得的东西,古代缺少合适的书写材料,人们就把竹子和木头削成狭长的小片,在上面写字著书。用竹子削成的狭长小片叫“竹简”,用木头削成的叫“木简”。每根简上通常只写一行字,多少不一,最多的有40多字,最少的只有一二字,一般写20多字。陈老师重点给大家介绍了上博简和云梦睡虎地秦简的书写风格和特点。

  陈老师还介绍了长沙出土的战国毛笔,杆长18.5厘米,径0.4厘米,毛长2.5厘米,全长21厘米。是用上好的兔箭毛制作而成的,但制作方法与现代的有所不同,它是将笔毛围在杆的一端,然而用细小的丝线绕缠,外面施漆胶固而成。

  时间过得飞快,半小时的时间也只能对先秦的汉字发展和书法艺术进行简单介绍和品鉴,陈老师幽默的语言,丰富的肢体动作,让这些沉寂的作品有了活力和生命力,听者被深深吸引,期待更精彩的下一讲。